资讯导航
 
 
美俄在高超声速武器领域竞争加剧
作者:作者5    发布于:2019-06-06 12:05:39    文字:【】【】【
摘要:近年来,随着高超声速技术领域的不断突破,高超声速武器作为一种潜在的新型战略进攻手段,正逐渐成为大国间的竞争焦点。特别是美俄当前已经将其视为现代化高端军事能力建设的关键领域与重要核心,

近年来,随着高超声速技术领域的不断突破,高超声速武器作为一种潜在的新型战略进攻手段,正逐渐成为大国间的竞争焦点。特别是美俄当前已经将其视为现代化高端军事能力建设的关键领域与重要核心,使得两国在这一领域的竞争日趋激烈。

高超声速武器是美国“第三次抵消战略”中提升美国战略能力的关键要素。近年来,美军不断加大对高超声速武器的研究力度,强调在全军形成覆盖三军的完整高超声速武器装备体系。

目前,美国海军正在强化新的潜射战略打击能力。其进行的“常规快速打击”项目,是在美国陆军“先进高超声速武器”项目的基础上,发展配装常规战斗部的战略战役级潜射型高超声速助推滑翔导弹。据悉,该项目由于潜射技术要求极高,因而将在未来5年中获得高达52亿美元的投资,是美军下一步高超声速武器型号研制的重中之重。

美国空军重点关注的是空射高超声速打击能力。2018年4月,美国空军正式授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价值9.28亿美元的“高超声速常规打击武器”项目合同。紧接着在8月,美国空军又授予该公司价值7.8亿美元的“空射快速响应武器”项目合同。其中,“高超声速常规打击武器”与美国海军同样集成了美国陆军“先进高超声速武器”项目设计的高超声速滑翔弹头和现货发动机,是一种可由B-52轰炸机发射的战略战役级空射高超声速助推滑翔导弹。“空射快速响应武器”则是一种具备主动末制导、拥有较强机动能力的战术级高超声速助推滑翔导弹。

美国陆军则聚焦获得新型地面远程打击能力。2018年8月29日,时任美国陆军部长马克·埃伯斯在华盛顿强调,高超声速武器是美国陆军现代化最高优先事务——远程精确火力建设的关键要素。其中主要是“作战火力”项目,旨在发展能够突破现代防空系统的机动式新型陆射高超声速滑翔导弹系统,最大射程将达到1000公里。同时,美国陆军还在推进“远程高超声速武器”项目研制,这是一种由公路机动发射的战略战役级陆射高超声速助推滑翔导弹。美国陆军希望最晚在2028年前研制和部署高超声速武器,特别是力争在2022年前列装“远程高超声速武器”。

与此同时,美国海陆空三军正在基于同一项目的成果研制潜射/陆射/空射型高超声速助推滑翔导弹。2018年年底,美国国防部提出在美国陆军“先进高超声速武器”项目基础上,发展“通用型高超声速滑翔体”项目,以在未来用于陆海空三军共同发展高超声速助推滑翔弹。为此,美国国防部及各军兵种高层都已签署“高超声速助推滑翔技术开发及总体目标”备忘录,并计划建立“常规快速打击通用高超声速滑翔体”董事会,由美国陆军高层担任主席,负责协调管理通用型滑翔体的开发,统筹发展各军种的常规快速打击武器项目。为了进一步加快高超声速武器列装进度,美国国防部甚至明确要求各军种必须接受一个适合三军使用、不太完美,但是能够快速形成装备的武器系统。

除此之外,美国还追求在反高超声速武器领域领先一步。2018年6月,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启动了一个名为“滑翔破坏者”的反高超声速武器项目,以应对俄罗斯正在研制和部署的高超声速导弹。同年9月,美国诺斯洛普·格鲁曼公司高层透露正在按照美国国防部导弹防御局的要求评估反高超声速武器技术。该公司设想的反高超系统将包括天基传感器、新型高超声速拦截弹以及非动能拦截武器。今年2月,美国国防部导弹防御局局长萨穆埃尔·格里夫斯中将对外界表示,美国已经完成了高超声速防御项目的备选方案分析,意在首先拥有这项能力,以有效慑止对手部署和使用高超声速武器。

俄罗斯近年在高超声速武器领域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特别是聚焦发展重点装备以对美国形成不对称的战略优势。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率先列装了“匕首”空射高超声速导弹和“先锋”高超声速战略洲际导弹,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正式装备高超声速武器的国家。

据俄罗斯国防工业内部人士介绍,已经列装的“匕首”空射高超声速导弹搭载在图-22M3轰炸机上后,打击距离可以达到3000公里,比以米格-31K为载机时2000公里的打击距离更远。不仅如此,俄罗斯第五代战斗机苏-57也将配备一种比“匕首”尺寸更小,可以内埋的机载空射高超声速导弹。

今年5月底,俄罗斯战略导弹部队红旗导弹师开始接收“先锋”导弹,并将于年底前往奥伦堡州的杜巴罗夫斯基导弹基地执行战备值班任务。“先锋”高超声速战略洲际导弹是俄军最新的战略武器,弹头长约6米、直径约为2米,最大飞行速度超过20倍声速,可携带常规战斗部或核战斗部。导弹的滑翔弹头配备有弹载对抗措施,能够突防最先进的反导系统。

同时,俄罗斯还在全力以赴加速推进“锆石”高超声速导弹的研制。今年2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联邦议会发表年度国情咨文时表示,“锆石”高超声速导弹研制工作非常成功,其飞行速度将达到9马赫,射程可达1000公里以上,可用于配装已批量生产的水面舰艇和潜艇。对此,俄罗斯退役海军少将维瑟沃罗夫·哈米洛夫向记者透露称,“锆石”导弹不仅是应对美国在欧洲部署导弹的重要砝码,还将确保俄军能够打击其关键指挥控制系统。未来俄罗斯将在西大西洋和东太平洋两个方向,各部署2~3艘配备总数达40枚“锆石”导弹的军舰或潜艇。根据塔斯社消息称,“锆石”导弹除了装备在俄罗斯海军的“卡拉库尔特”级、“暴徒-M”级等轻型护卫舰,以及“亚森”级和“哈斯基”级核潜艇上,还将装备在“彼得大帝号”“纳西莫夫海军上将号”等核动力导弹巡洋舰上。俄罗斯著名军事评论员弗拉季斯拉夫·舒雷金在接受红星网采访时表示,利用现代手段拦截“锆石”高超声速导弹是不可能的,目前的拦截概率只有10%。

针对美国的反高超声速武器系统研究,俄罗斯也紧追不舍。5月1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政府会议上表示,尽管“目前为止只有俄罗斯列装了高超声速武器”,但俄罗斯应发展能够有效应对其他国家正在研发的高超声速武器的防御系统。为此,俄罗斯空天防御部队应持续列装和更新最先进的导弹防御系统,其中包括S-400远程防空反导系统和其他近程防御系统。

2018年11月,俄罗斯媒体“意外”透露了俄罗斯正在研制的第六代高超声速战斗机的模型。俄罗斯联合飞机公司军用飞机项目部门领导米哈伊洛夫表示,俄罗斯第六代战斗机将是高超声速飞机,计划于2025年实现首飞。

当前,美俄同步加速了对高超声速武器的研制,都有着各自的战略考量。一方面,美国在俄罗斯等国高超声速技术取得较大进展的情况下,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意识。美国国防部主管研究与工程的副部长迈克尔·格里芬曾经在2018年7月向记者明确表达了美国在这一领域的定位,“我们是、曾经是、并且将来还会是高超声速研究领域的全球领导者。”但是俄罗斯接连入役“匕首”和“先锋”两个型号的高超声速武器,这对美国产生了巨大压力。

5月1日,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局长史蒂文·沃克对媒体记者表示,“虽然从技术角度看,我们在高超声速领域居领先地位,但在技术转化为能力方面,一些竞争对手的速度快于我们。”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国防部今年3月公布了2020财年预算申请概要文件。其中,在高超声速领域申请的科研经费预算总额高达26亿美元,并计划在2020~2024财年累计申请105亿美元。这一数字与2019财年相比实现翻倍增长,这充分体现了美军对高超声速武器发展的高度重视。

对俄罗斯来说,美俄之间的高超声速武器竞争加剧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美国退出《中导条约》,这也造成俄罗斯对战略平衡遭破坏的高度担忧。正如俄罗斯安全会议秘书尼古拉帕特鲁·舍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他们暂停《中导条约》的决定,可能对整个国际安全架构造成严重后果,并引发新的军备竞赛”。同时,俄罗斯在弹道导弹防御能力与美国相较无法占优的情况下,通过抢占高超声速武器领域的先机来寻求对美国战略围堵的突破。

在这一背景下,今年2月,联合国裁军事务厅与裁军研究所联合发布了一份名为《高超声速武器——战略武器军控的挑战与机遇》的报告,呼吁将高超声速武器纳入战略性武器军控机制。这份报告指出,高超声速武器提供了一种新兴军事能力,可能改变核国家的威慑评估,增强危机阈值的模糊性,导致危机或者冲突急剧升级,从而对安全、军控和裁军努力产生负面影响,尤其是强调它会“最终破坏战略稳定性”。

因此,报告提出应建立针对这一领域的军控措施,特别是就高超声速武器部署有关的风险、理论、战略和政策,加强有关国家的交流与对话,并签署双边或者多边军控条约,以尽最大可能降低由于大国间误判造成的战略失衡与意外冲突。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20 企业形象系列成品网站演示